慕尤丁:得好处弃国阵‧“华人不会感恩”





慕尤丁:得好处弃国阵‧“华人不会感恩”(雪兰莪‧八打灵再也)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说,国阵政府拨款援助华裔和华小,华裔理应报答国阵,而在武吉干当区国席和武吉士南卯区州席补选中把选票投给国阵候选人,但成绩显示华裔不支持国阵,使国阵有受骗的感觉,似乎说明华裔不感激国阵的所作所为。他表示,国阵在308全国大选失去5个州属后,华裔发现儘管他们只佔少数,但他们可以决定选举的成绩,因为马来人已经分成3个派系。慕尤丁也是教育部长兼巫统署理主席,他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专访时指出,在马来人分裂后,华裔并没有分裂,反而团结一致,至少在精神的层面上,华裔共同作出一项决定。他声称,308大选及较后几场补选的成绩显示,不只是华裔,印裔也是一样,他们认为自己对选举成绩拥有更多的决定权。“这是令我担心的,那些不是决定的人,现在拥有了决定权,而这个决定权应该是属于佔大多数的马来人,但马来人却不再拥有决定权。”(霹雳‧怡保)第二财政部长拿督阿末胡斯尼指出,他上任后,首要工作是落实国家制定的经济政策,协助国家走出经济风暴,让人民安居乐业。经济政策包括2009年财政预算案、70亿令吉的第一经济振兴配套以及高达600亿令吉的第二经济振兴配套。他今日(週日,4月12日)早上拜访拱桥新村及甘邦万锐选民后在记者会上说,新政府不再闭门造车,并採取更开放的态度,与工业、金融、服务业及非政府组织交流,吸取各方对于振兴国家经济的意见,将有助于政府制定2010年财政预算案。须消费才能刺激市场“首相对新内阁期望很大,从首相採用关键表现指标对部长的表现进行评估之中看得一清二楚。如果措施有效落实,新内阁将具有竞争力,并确保公共服务传递系统物有所值。”阿末胡斯尼重申,人民必须消费,才能刺激大马市场,避免加剧大马经济萧条。“大马经济主要是依靠贸易业的蓬勃发展,如今全球掀起经济风暴,大马主要出口国如美国、欧洲、新加坡、中国等都减少入口,导致大马出口率下跌27.8%。”他提到,出口率下跌,意味着厂家必须减产,以平衡开支及收入,政府目前正致力推行购买国货运动,希望本地消费人继续消费,刺激本地市场。政府也会继续监督国家经济发展,让人民安居乐业。其他出席者包括万锐州议员纳斯里、马华打扪区会主席王林清、拱桥新村支会主席罗雅桂、马青打扪区团团长邱志强、民政党打扪区部主席刘佑欧、副主席蔡家宰、秘书胡亮发、拱桥新村村长锺荣添、拱桥睦邻计划主席蔡传达及拱桥中华小学董事长陈汉水。(WKH)慕尤丁说,民联州政府让非马来人担任副首席部长、议长及州行政议员,非马来人认为他们获得的待遇比国阵更好,进一步促使他们不支持国阵,而这乃是国阵必须正视的问题。华印裔可左右成绩“我们必须研究华裔的心理,为何他们不支持国阵?这在以前是不会发生的。”有关每次补选,国阵都满足非马来人的要求,在武吉干当区国席补选,国阵更拨款100万令吉,但华裔仍然不支持国阵的问题,慕尤丁说:“是的,有时我们也觉得被欺骗,因为表面上看来是‘没问题´(ok),并获得热烈的掌声,但可能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深植某些不容易改变的事情。”慕尤丁所谓“某些不容易改变的事情”,是指霹雳州夺权事件。他指出,尤其是华裔,他们可能被民联前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尼查的同情招数所影响;一方面认为尼查是被“拉下台”,另一方面认为民联给予99年永久地契是有利的政策。“这可能是造成国阵难以获得支持的因素,虽然我们认为当他们要求学校得到援助,我们就援助,他们应该是会感恩的。”他强调,国阵并不期望华裔选民的支持将会因此暴涨40%,只希望会提高一点,但事实却是支持率下降,几乎说明华裔不感激国阵的行动。局势不容我续留贸工部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透露,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告诉他,委任他出任教育部长,乃是因为他身为国家的第二号人物,在现今的局势下,不再适合继续担任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他说,一般上,副首相是兼管内政部、财政部或国防部,但他觉得出任教育部长也无所谓,何况教育部曾经是他有兴趣的部门,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尝试。“在最后的内阁名单公布前,纳吉坐下来和我讨论,并给机会我发表意见。但我接受教育部长职,因为首相说我到了这个阶级,不能再留在贸工部,如果我还是贸工部长,就必须经常出国。”慕尤丁说,儘管他对经济有兴趣,但他相信纳吉的看法,因为教育是重要的部门,不但负责发展人文资本,拨款也很大,而且涉及的社会群众很广。不因当副揆夫人改变诺莱妮:我还是我潘斯里诺莱妮强调,她不会因为成了副首相夫人而改变自己,对她而言,做好慕尤丁妻子的本份才是她的首要任务。至于要如何以副首相夫人与人见面,她说,她把这交由安排。“如果丈夫要我陪他出席活动,我就出席。他不叫我出席,我就不出席。”她表示,她的生活将和平常人没有分别,绝对不会因为丈夫成了副首相而刻意改变,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总之,她指出,当时间到了,她就会自我调整。“目前,我要尽的是妻子、母亲及祖母的本份,照顾好整个家,并继续含饴弄孙。”诺莱妮受访时说,虽然丈夫在当上副首相之后肩负重担,但她对丈夫有信心,更不会去问丈夫的决定及行动,因为丈夫从未不曾令家人失望。她表示,慕尤丁与家人关係密切,乐于坐下来与孩子谈论所有涉及家庭的问题。如果无法在孩子生日当天庆祝,他也会提早或延迟庆祝。她透露,孩子在国外求学时,慕尤丁倘若无法于斋戒月出国,必定会安排她去陪孩子,为孩子烹饪美食,以免孩子觉得他们被忽视。她说,她感到高兴的是,由于她经常提醒孩子父亲是政治人物,工作较繁忙,因而孩子们都没有怨言。事实上,她认为,相处时愉快,远比相处时间的长短来得更重要。团结马来人华人没吃亏副首相慕尤丁透露,他提出全体马来人齐集巫统大团结的呼吁,并不意味着非马来人便会吃亏;相反的,非马来人不会吃亏,因为他们已经进步,成功控制知识、经济及各种领域。他说,大马的发展是以佔大多数的马来人作为根基,但马来人四分五裂,政治意识明显不一致,非马来人却变成决定者,以致国家的政治蓝图产生变化。“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马来人将会受惠吗?马来人的前途会有保障吗?”“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担心年轻一代、子孙后代的命运,因为他们觉得马来人的地位开始受到威胁,马来人通过巫统控制族群的政治地位亦受到威胁。”慕尤丁说,由于马来人贫穷,马来人没有很多的财富,也不曾控制经济及各种领域,所以巫统更需要进一步协助马来人。他强调,如果马来人继续分裂,马来人恐怕会从大多数的群体,变成佔少数的群体。巫统须根治“否认症状”副首相慕尤丁说,巫统必须进行改革,不能再存着“否认症状”,以为一切将会如常,因为巫统已经不能再回到从前,而得面对这个苦涩的年代。他说,他把改革目标订为2年,而不是4年,因为如果改革1年后产生效果,人民便会回到国阵的怀抱。但他强调,改革不能拖延,必须马上进行。他承认,巫统无法马上改变,所以各阶层的领袖和党员,必须重新回到“政治学校”进行训练,才能提高政治斗争的精神,并强化巫统的力量。“这是很重要的,否则以后我们要做事或专注某课题时,他们因还活在以前的年代,而不知所措。”慕尤丁声称,他感到担忧的是,如果巫统依然对现今的局势没有醒觉,认为308大选的失利只是暂时的“倒退”,犹如以前一样,就算失败,过后还是能够站起来。“我对这种态度感到忧虑,因为国家的政治蓝图已经改变,马来人已经分裂。”华印裔介怀霹变天副首相慕尤丁说,“双武吉”补选成绩明显地证明华裔和印裔仍然没有準备接受任何现存的政府领导形式,而且过于介怀国阵在霹雳州夺权的事件。他声称,一些武吉干当选民甚至从种族角度看待霹雳州夺权事件,认为华裔的政府被马来人的政府推翻,儘管这是不正确的看法。他认为,这些非马来人可能不太了解宪法和规则,才会觉得人民佔多数的权益受到拒绝,而要求霹雳州重新进行选举。“这种複杂化引起华裔和印裔的愤怒,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在武吉干当败选的主因,并因此延伸到武吉士南卯。”慕尤丁指出,在武吉士南卯州席补选,一些华裔选民没有出来投票,以致无法确定他们是杯葛,还是不要说明立场。他说,在西马,发展并不是一个课题,人民更注重全国性的课题,并受到反对党施加负担。但他承认,国阵的竞选策略可能过于陈旧,而需要根据时间和情况更改。接受当二号人物挑战对他在巫统和国阵政府面对重大挑战时出任国家第二号人物,副首相慕尤丁说,他并不担心,他当初献议竞选巫统署理主席,就是要协助领导层改善局势。他说,现在是巫统面对生存的问题,所以他必须挺身而出,把副首相职和巫统署理主席职视为一项挑战。“我知道不容易,补选成绩和其他事情已告诉我们不妙的讯息,但我要把这些视为一个重大的责任,因为我注定做到这个职位,就要正视巫统的生存和前途。”他强调,轻鬆的时代已过去,现在是挑战的年代,也是政治上最困难的时代,所以他不会逃避责任。促伯拉退位非为私益针对当初公开呛声,要求巫统和政府改变,并促请前首相敦阿都拉退位,才会造成自己拥有今日的成就,副首相慕尤丁说,这一切都是天意,必须接受;而他也否认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如此做。“当我们面对问题时,我们必须做一些事。我们必须知道,前方还有很大的挑战,当知道党和政府需要转型和改变时,我就会去做。”他重申,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私益,他是为了马来人、族群和国家的命运,这才真诚去做。‧2009.04.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