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画不苏胡」





2019-04-22|撰文者:诏艺

「真正才智的象徵不是知识,而是想像力。」- 爱因斯坦

“The true sign of intelligence is not knowledge but imagination.” - Albert Einstein

「这样的画不苏胡」艺术家自画像,年份不详。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图书馆管理员〉(The Librarian),油彩画布,1566。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朱塞佩・阿尔钦博托(Giuseppe Arcimboldo, 1526 - 1593),出生于义大利米兰,很可能是回首文艺复兴晚期,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矫饰主义/风格主义(Manierismus)画家。或许因为他的名字比较长,拼音上也不是很好唸,因此就画家名字的知名度上还不算很高,但相信看过他画作的人,应该没有人会忘记那些乍看之下让人觉得惊异万分,却又「很不苏胡」的杰作。

就现今历史考证来看,我们对阿尔钦博托早期的生活所知甚少。只知道他父亲Biagio Arcimboldo是一位米兰的画家,他21岁时开始在当地大教堂担任彩色玻璃和壁画的设计师,也和他父亲都参与了米兰大教堂(Duomo di Milano)的设计。1562年他接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斐迪南一世的委託,至奥地利维也纳成为宫廷画家,1564年又到布拉格成为马克西米连二世和他的儿子鲁道夫二世的宫廷画家。1563至1573年间,阿尔钦博托完成了以《四季》(Four Seasons)和《四个要素》(Four Elements)八件最为人所知,流芳百世的杰作。除了作为一位画家外,他也曾在布拉格法院担任工程师、服装设计师和音乐家,但可惜这些其他领域的作品,只有少部分被保留下来。他退休后回到米兰,被当时人们讚誉为伟大的肖像画家,直到逝世。

「这样的画不苏胡」米兰大教堂外观。Photo by Giacomo Brogi (1822-1881)。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春〉,油彩画布,1563。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夏〉,油彩画布,1573。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火〉(Fire),油彩画布,1566。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作品特色与风格

阿尔钦博托最令世人所熟知的是他以鲜花、水果、蔬菜、动物、鱼类、昆虫,以及其他无机物,如书籍等,组合成令人惊奇的,被统称为「隐藏的脸孔」(hidden faces)的肖像或静物画。传统上对于古代画家来说,水果蔬菜书本等这些看似平凡无奇的东西,一直以来都仅是静物画中被描绘的对象。但阿尔钦博托运用他超乎常人丰富的想像力,以及接近极限写实绘画的能力,在没有人尝试过的古典绘画领域中,开启了一个前所未有、令人瞠目结舌的崭新思考和风格。

就「隐藏画」的準备上来说,艺术家首先得要準确撷取受绘对象,特别在肖像作品中,人物脸部的特点,做出初步对应上的布局。无论是鲜花或蔬果,想要一一无违和置入画作中,还得要考虑个别物件的方向、形状、色彩、明暗等等,而且所有物件的组合牵一髮而动全身,极端繁琐且複杂,美感或逻辑不足的人还真的没法处理。即使在不大的画布上要準确铺陈出一件像样的作品初稿,其费工伤神,还有艺术家本身绘画的技巧和想像力,皆绝非凡人可及。

以阿尔钦博托为皇帝鲁道夫二世 (Kaiser Rudolf II)为本所绘的这件肖像〈Vertumnus〉为例,画家用一系列繁茂精緻的鲜花,以及来自四季的鲜蔬和花园水果,结合绘成具有鲁道夫二世特徵的肖像。画中所呈现出的花卉蔬果的各别特徵都被完整细緻地保留下来,同时在构图的运用上,大大强化一般正常描绘肖像画中难以突显人物的个别脸部特徵,以及具有象徵丰饶意义来自四季的花卉和水果。画面中描绘到图像组合的包含:葫芦、西洋梨、苹果、樱桃、葡萄、小麦、豆荚、玉米、洋葱、捲心菜、栗子、无花果、石榴、南瓜和橄榄等。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鲁道夫二世肖像〉(Portrait of Emperor Rudolf II),油彩画布,1591。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这样的画不苏胡」Hans von Aachen,〈鲁道夫二世肖像〉(Vertumnus),(可能为)油彩画布,约1606-1608。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有评论解释,这些作品本身反映出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的创作,不但取材自然界,且在作品的再组合后达到高度完美和谐的画面。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仅仅从这些对于「大人物们」的肖像中,感受得到那个时代,从上到下对于人类自由奔放想像力上的鼓励。这件作品同时也记录下文艺复兴时期当时的思想,对谜语、谜题和奇异的迷恋。用这样反传统、诡异又荒唐的突发其想,来描绘一位极权的统治者,或许在同时代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中,可能都会遭遇到类似满门抄斩的厄运。从而,我们更可以体会到在当时的潮流下,皇帝们对于艺术的喜爱与幽默感,以及皇权对于艺术发展可能性上宽容的态度。

阿尔钦博托对于作品的布局可以说是用尽巧思,在他的职业生涯后期,Arcimboldo更近一步尝试了视觉幻象,创作出看起来像是正常的静物画作品,但是当画面倒置时,图像反而显示出由水果、蔬菜等组成的肖像。例如〈水果篮与可逆转的头部〉(1590年),以及〈有蔬果的肖像〉(Potrait with Vegetables),都是很好的例子。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水果篮与可逆转的头部〉(Reversible head with Basket of Fruits),油彩画布,1590。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有蔬果的肖像〉(Portrait with Vegetables),油彩画布,年份不详。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对后世的影响

阿尔钦博托在去世后,他的名字很快就被遗忘了,许多作品也都佚失了。 1618至1648年主战场在欧洲的三十年战争(Thirty Years' War)期间,瑞典军队侵入布拉格,将鲁道夫二世的收藏劫掠走,所以现在阿尔钦博托的作品主要收藏在义大利、瑞典和维也纳的博物馆中,罗浮宫和美国的博物馆中也有他的作品收藏。在之后的17和18世纪的文献中,他在艺术史中可以说是完全消失。直到1885年,艺术评论家K. Kasati出版了一本关于他的专书《Giuseppe Arcimboldi, Milan Artist》,其中主要关注的是阿尔钦博托作为肖像画家的角色。儘管阿尔钦博托的传统作品并不引人注目(事实上也真的没什幺特别),但他后来所独创的这种许多人看了很容易产生「密集恐惧症」的蔬果堆叠肖像画,在1920年代后则成为如在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雷内·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等超现实主义重要的启发来源以及创作养分。1987年在威尼斯Palazzo Grassi举办过一次《阿尔钦博托效应:16至20世纪脸庞的转变》(”The Arcimboldo Effect: Transformations of the face from the 16th to the 20th Century” )的展览,展出了一些受到他影响的画家作品,其中别包括许多「双重意义」(double meaning, 即前述所谓的「隐藏画」)的绘画作品。阿尔钦博托最近的一次的大展,是在2017年6月至9月间,于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所举行。

儘管古怪,很多时候也令观者难堪或不舒适,但阿尔钦博托的绘画,无论在艺术史或对于大众文化,都产生了无比巨大的影响力。最后,我们可得好好想一想,在艺术家去世的420多年后,我们身处的社会,和他的那个时代相较,对于创作者想像力实质上的支持,是否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所增长呢?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早期的传统样式作品,〈神圣罗马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和他的妻子带着他们的孩子〉(Holy Roman Emperor Maximilian II. of Austria and his wife Infanta Maria of Spain with their children),油彩画布,1563年版本。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这样的画不苏胡」阿尔钦博托,〈水〉(The Water),油彩木板,1566。图/取自WIKIMEDIACOMMONS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